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铁牛的博客

纵情山水 热爱家乡 高山仰止 景行行止 再累也要走下去 再苦也不要抱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头不知疲惫的牛

网易考拉推荐

五月青岛行.铁牛  

2017-05-16 20:58:2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初夏五月中旬,适逢青岛老同学谦的女儿举办新婚庆典,在海外同学云的召集下,同学一众12人相约来到了这个美丽的海滨城市。

   抵达青岛后,所有的同学即受到了谦的无微不至的倾情接待。从下榻的临海御岸宾馆到极具特色的风味酒店,从崂山北九水的登顶到樱桃谷的采撷农家院,从奥体中心帆船出海临风到小青岛的灯塔眺看,从黑石礁戏浪到八大关游玩,从黄岛海底隧道穿越到胶州湾跨海大桥盘桓,从台北传奇到九龙塘到粥上鲜,无不体现了同窗谊、家乡恋、亲情满满。连续几个宵夜同学们放浪形骸、开怀畅饮,乘兴而去、酩酊而归,千叮万嘱、你扶他搀,这一刻仿佛又回到了早已逝去的青春韶年。

   欢聚的激情犹自高涨,转瞬又到了离别的时候,不禁令人唏嘘涓涓。

   浓浓情、拳拳意,灯火渐阑珊。待时日、重聚首,豪情再斟满。
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 
 
 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五月青岛行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9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