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铁牛的博客

纵情山水 热爱家乡 高山仰止 景行行止 再累也要走下去 再苦也不要抱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头不知疲惫的牛

网易考拉推荐

雪域寒凫.铁牛  

2017-01-12 14:11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 入冬以来几乎每个午间都要遛弯观鸟,惦记着一直留守在北方冰天雪地的白天鹅、绿头鸭、赤麻鸭、鹬、??们。随着天气的转冷,水面逐渐的都结冰了,那五只白天鹅最先飞走了,鹬也飞走了,那几只滑稽的凤头??也不见了。这几天,挨着橡胶坝下有始终流水的地方还残留着一片小小的水域,尚有近百只绿头鸭和赤麻鸭围在这里捕食、栖息。很奇怪这些鸟儿应该都是候鸟却不肯飞往南方,想必是这里的水草鱼虾应该较丰富吧。看来,所谓的季节迁徙也未必是一成不变,哪里有食物就在那里安家,也省的旅途劳累了。也或许是这些年的暖冬天气把这些鸟儿的生活规律打乱了,如是,唯愿这些鸟儿能够入乡随俗、健康成长。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雪域寒凫.铁牛 - 铁牛  - 铁牛的博客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